您好!欢迎光临某某文化有限公司【官网】!
联系我们contact us
  • 某某文化有限公司
  • 手机:13800138***
  • 联系人:王经理
  • 电话:401-234-5678
  • 邮箱:admin@admin.com
  • 地址: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
爱游戏app客户端下载-首页

印象加藤嘉一:在中国说日本坏话 在日本说中国坏话

来源:本站 发布时间:2022-06-18 访问量:2

  印象加藤嘉一:在中国说日本坏话 在日本说中国坏话过去十年,加藤君实现了自己的中国梦。当这个有学识、有见地的政治新星,在日本就要冉冉升起时,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质疑。日本纪实作家安田峰俊在提前出版的杂志《周刊文春》上刊发了《揭露在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伪造履历》后,有几位日本朋友发来了扫描后的全文。所列的事实,中国的网站早前就有人提到过,并不新鲜。但令人吃惊的是,10月31日,加藤嘉一在官方网站中首次做出了道歉。

  今年5月份,“中国时刻网”制作了一个30分钟的视频《加藤嘉一:一个混在中国的日本人》,对他的履历一一提出了质疑。在面对中国人的质疑、爆料时,加藤嘉一未做出过任何回复,更谈不上道歉了。

  加藤嘉一2002年来北京大学,2012年去美国。作为一个和他多次接触的人,笔者这些年,已经不敢称加藤嘉一为“加藤君”,每次见面一定以“加藤桑”礼遇。君是学长对后辈的称呼,桑是用来称呼关系较远的同辈。自从他成为北京大学某研究所的研究员、庆应大学某研究所上席研究员,我开始人前人后称他为“加藤先生”。日本研究所的研究员相当于中国的助教,上席研究员才是比较有地位的人。

  2004年,我从国外回来刚刚一年,虽然发表过几篇关于日本的文章,但国内知道我的人不多,加藤嘉一却能从位于北京西北角的北京大学,来我工作的城南杂志社拜访。与加藤嘉一初见面时,一米八以上的个子,苗条的身材,他彬彬有礼地站在面前,我判断这是一位非常好的青年。

  他不像我在日本当老师时教过的学生,对学问毫无兴趣,对国内外时事就更不用说了。初见面的时候,加藤嘉一对中国、日本很多问题都有兴趣。虽然交谈时间很短,他还是很不经意地告诉了我,“考上了东大,却选择来北大学习。”

  后来遇到一位在中国做中日同传二十余年的王姓女士,谈到我们的共同熟人加藤嘉一,特别是他的成名之作《七日谈——来自民间的中日对话录》时,王女士说:“加藤先生只做过一场同传,便在自己著作中开始介绍自己是同传了。”那还是在2007年。

  之后的几年,加藤嘉一在中国越来越有名气。一般人给他打电话或者是发短信,基本上是不会得到回复的。现在他人在美国,更难以联系上了。我自己则是通过微博来关注加藤先生。

  从高铁发展到台湾印象,中国的大事小情,总少不了加藤嘉一的发言。他是数十个中日学术交流活动、国际研讨会的制作人、策划人、主持人。他是畅销书作者,备受欢迎的同声翻译者,协调各方利益和愿望的谈判者。出身日本农村的他名利双收,俨然是个励志故事。

  2010年时,已经是知名专栏作家的加藤嘉一在中国出版了自传《从伊豆到北京有多远》。推荐此书的名人很多,白岩松、王旭明、徐小平等。在《从伊豆到北京有多远》中,加藤嘉一反复谈到过他与黑道的故事。说其父亲因为破产,欠下了很多债务,经常会有黑道的人来逼债。刚刚上高中的加藤嘉一,便会去和黑道谈判,并经常遭受毒打。他说自己在高中的时候已经能够做英文翻译,是翻译公司的老板介入后,才让黑道对他下手时轻了一些。

  日本高中生打工常见,但做英文翻译的人是极少见的。日本英语非常普及,英文翻译绝对不缺。另外,日本逼债的黑道也是有的,但只要他们动过一次手,警察便会介入。日本黑道还保留着不对妇女、儿童动手的习惯,伊豆是个有历史的地方小城,黑道上的人,应该是本地人,更该懂黑道上的规矩。

  有些时候,加藤嘉一讲述的日本,更贴近中国大学生对日本的想象。就像他讲的那个黑道故事,有励志的特点,但更多地迎合了刚刚进入大学学习的中国大学生的猎奇心理。

  “他在中国说日本的坏话,在日本又会去说中国的坏话。”日本专栏作家李小牧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  在我认识的日本人中,似乎没有人不知道加藤嘉一的。2005年,中国发生反对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的游行后,日本媒体开始来中国采访,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新闻周刊《朝日时代》找到了当时任北京大学日本人同学会会长的加藤嘉一。

  他和《朝日时代》记者见面后,主动表示非常希望为杂志写文章。经过记者反复删减修改,加藤嘉一的文章第一次登陆日本主流媒体。

  现在在日本,日本放送协会NHK“深度新闻”、日本电视台“零点新闻”等新闻评论节目经常邀请加藤嘉一出镜。他是朝日卫视“世界现状”的在美国特派员。

  日本销售量最大的年报《日本的论点》(文艺春秋社),也时常选用加藤嘉一的文章。这本年报通常是顶级学者、舆论领袖供稿的杂志。

  日本三大经济周刊之一的《宝石周刊》副主编曾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他们将从11月开始,刊登加藤嘉一的专栏。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是家基本上不采用外部来稿的报纸,但其英文版也已经决定聘加藤嘉一为专栏作家了。

  过去和加藤嘉一谈到未来志向时,他显得十分犹豫。有时他觉得该去美国深造,但也说有不少朋友劝他回日本加深对母国的理解,而中国的巨大机会,也让加藤嘉一对这里恋恋不舍。毕竟比中国更具有机会,更能让加藤嘉一维持名声的国家不是很多。

  眼下日本政局混乱,和体育界、文艺界的明星以及国会议员相比,加藤嘉一希望以一个有学识、有见解的政治新星的面目,出现在日本民众面前。政治家可以无知,但必须诚实。加藤嘉一第一时间发出道歉声明,应该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量。

  11月5日,日本最大的经济网站宝石在线,仍然刊登了加藤嘉一在台湾开会时写下的随笔。这篇新作虽然有社会观察,但缺少了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站上往日文章中的那种犀利独到的见解。

  文后有该网站的编辑部声明,表示网站和《周刊文春》无任何关系,今后也会继续刊登加藤专栏。宝石在线未对加藤嘉一伪造履历做出任何说明。

  2010年唐骏学历造假门之后,加藤嘉一曾撰文《假文凭的土壤》,抨击中国的造假现象。而原来,他自己也在这土壤里茁壮成长着。加藤嘉一很清楚,在日本经历、学历造假的结局。

  今年10月,东京大学医学部特任教授、在哈佛大学从事过研究的森口尚史,因为谎称实施了世界首例人类心脏多功能干细胞手术而被学校解雇。森口尚史面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今后不可能再做研究工作了。”

  对于日本媒体质疑他的中日大学的研究员身份,聪明的加藤嘉一刻意回避,没有做出任何回复,显然他还想继续从事研究工作乃至于迈向政界。

  年轻的加藤嘉一已经有了足够的学历、经历,无需再像10年前那样靠杜撰来争取他人的支持,无需用虚幻的职称来为自己添光。如果他在美国学成后回到日本,估计会因《周刊文春》的一篇文章,一生都受到民众的质疑。但可以来中国,中国160万加藤嘉一的微博粉丝还希望他来中国说日本坏话,而且除了日本外,也许还能说不少美国的坏话。